李炳辰

  转眼到了2009年的国庆黄金周,杨国强也进入收获季节。

刘悦

在《火星情报局》中,节目团队用歌舞、桥段、彩蛋的方式将产品融入节目中,这种做法,等于将广告团队的服务前置到内容创意阶段。

  • 张曼玉

    他们合理化这一切投入,认为对「社会」有帮助。董路说:“但政策可能会有不稳定性,三五年以后就会变,我们会循序渐进不会太冒失。

  • 戴雪儿

      这些“复活”的“僵尸股”,最主要特征就是:高成长。  比如Papi酱,在秒拍2月份的这期原创榜中,Papi酱已经掉了第18位,但是,由Papi酱创立的短视频联盟Papitube却位列MCN机构榜第八,通过将多个网红打包,Papi酱希望在不同垂直领域孵化更多“papi酱”,按照papi酱合伙人杨铭的说法,美食和美妆将会是Papitube两个必争的战场。

  • 陈刚

    综艺本身带有互动性,是否有可能出现一种新的综艺形式?在传统综艺基础上加上互动,从而让用户直接付费,比如马东老师的《饭局的诱惑》,就在直播平台上通过打赏的方式收费。  一次性交易的商业模式:  电子商务/移动电子商务:0.5-1倍的交易额  交易平台:1-2倍的交易额  服务:0.5-1倍的收入  授权许可:1-2倍的成交量  硬件:1-3倍的收入  广告科技/媒体/工作招募平台(反正就是跟推广有关的商业模式):1-2倍的交易额  其他的变量:增长率、利润率、CM、产品技术壁垒、国际上的知名度、行业内的垄断/领导地位  经常性收入的商业模式  SaaS:5-7倍的收入  变量:增长率、用户获取成本、流失率、平均每单交易额大小、国际知名度、现金消耗率、行业内垄断/领导地位  当然,这些系数还跟具体的行业有关系,就比如说给数字安全技术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,往往退出系数就比营销解决方案提供商低一些。

  • 雪宇

    每次开董事会就成了一场辩论赛,一个比一个能说“冯仑谈宏观,潘石屹讲数字,易总大讲特讲佛与道”,王功权根本无法拍板。  “你们公司到底怎么回事儿,将来怎么样变成大公司”?刚创业的时候,创业者见投资人,很容易会为这个问题而痛苦,然后编一个故事给自己,讲久了就非常信,照着做,发现越做越不对然后就痛苦。